丝瓜视频懂你更多草莓

【 .】,精彩免费!

李锋把烟头掐灭,说道:“小倩,这件事我准备管了。”

小丫头原本在犹豫着要不要劝李锋帮温碧芸一把,她心地善良,很喜欢乖巧懂事的果果,但又怕锋哥为难,现在见他有了决定,小脸顿时露出笑容:“锋哥,我支持!”

李锋掐了下她的小脸:“这丫头,就没想过我要是彻底激怒大金牙,会有多麻烦,连和三姐说不定也有危险,那就是条彻头彻尾的疯狗。”

“不会的!”

小丫头一脸坚定:“锋哥那么厉害,大金牙几次招惹都被灰溜溜的赶走了,他不会是的对手。”

“好吧,就看得起我。”于倩对她来说总以一种放松剂的作用,李锋心里轻松了起来,拍拍她的肩膀:“进去看着果果吧,我先给三姐打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陈秀媚就懒洋洋地说:“李锋,我就知道会打这个电话,温碧芸是让彻底陷进去了。”

“三姐,就别打趣我了,知道我跟温碧芸之间没什么,我这人就是善良心软,看不得们这些漂亮女人被欺负。”李锋嘿嘿一笑,一句讨喜的话让陈秀媚高兴起来,笑骂:“这家伙以前挺正经的,现在也开始油腔滑调起来了!”

“三姐,打听个事。”李锋收起笑容,问:“王大明把大金牙捅了,他和温碧芸现在什么情况?”

大金牙是秦城道上六个大混子之一,被人捅伤绝对是一件震惊道上的大事件,以大金牙的脾气,说不定还会引起一场大风波乃至道上大洗牌也说不定。

别说陈秀媚了,连苏爷这样的大人物都密切关注,陈秀媚哪有不死死盯着的道理。

夏日白皙女孩随风起舞

听到李锋的话,她说道:“王大明当时就被反应过来的大金牙小弟控制了起来,大金牙也被送到了医院,当时失血过多昏迷了,做了手术后半夜才醒过来。大金牙没留在医院,从医院请了个医生护士组成的医疗组跟他回了帝豪夜总会。这家伙怀疑是有人故意挑拨王大明,不敢呆在医院,帝豪夜总会是他的老巢,在那里他最安全。”

“王大明被人挑拨?”

李锋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因为他觉得应该是大金牙对温碧芸一家逼到绝路,反而彻底把王大明刺激得反弹了,才在他回帝豪夜总会的路上铤而走险。

心里下意识浮现出一张道貌岸然的老脸,难道,王大明捅伤大金牙的背后,有苏爷的影子?

不过李锋很快就把这个猜测抛到了脑后,不管是不是苏爷在背后挑拨,事情已经发生了,先解决眼前的事。

李锋又问:“那温碧芸呢?”

陈秀媚叹了口气:“温碧芸昨晚去找大金牙,应该是被扣起来了,一直没从帝豪夜总会出来。李锋,要去帝豪的话我马上过来,和一起去找大金牙,不过别抱太大希望。那家伙这次差点死掉,肯定不会放过温碧芸。”

“好,我知道了。三姐,这件事不用插手,我自己来吧。”李锋挂了电话,于倩走出来问:“锋哥,怎么样?”

“看着果果,我去一趟帝豪。”李锋说完就在于倩担忧的目光中走下了楼,开车直奔帝豪夜总会。

昨天大金牙是在帝豪夜总会外被捅的,在自己的家门口差点被人弄死,对大金牙绝对是奇耻大辱。

所以今天的帝豪夜总会戒备森严,平时,白天也会有一些人来这边玩,今天一个都没有,门口大金牙那些小弟只要看到一个人,就恨不得拿把刀子捅上去的凶恶眼神,就将很多人挡在外面不敢进去。

帝豪夜总会有地下停车场,李上没把车开进去,因为那里也有大金牙的小弟守着,盘查得很严格。李锋索性直接把商务车直接停在了帝豪夜总会门口。

砰砰!

一个穿着汗衫的家伙走下来,狠狠敲了下发动机舱盖,凶狠的盯着李锋:“今天不作生意,快点开走!”

李锋开门下车:“我是李锋,我要见大金牙。”

“李锋?”

那小弟起初并没有反应过来李锋是谁,直到身后的兄弟们呼啦啦围上来,才明白眼前人的身份,不过他可不怕李锋,凶狠的说:“我们老板是什么阿猫阿狗说想见就见的?就算是李锋也不行,快滚!”

李锋看着对方已经快杵到自己鼻子上的手指,皱了皱眉,二话不说伸出手一把捏住他的手指,稍一用力这家伙就哎呦哎呦的惨叫着软倒在地上。

李锋并没把他怎么样,随手丢开他的手,因为他看到陈秀媚居然来了。

“三姐,我不是说这事不用插手吗?”李锋有些感动,陈秀媚毕竟是和大金牙同一级别的大混子,她俩要是直接发生了矛盾,那性质就完全变了。

陈秀媚有充足的理由不插手这件事。

“现在是我的人,我不替撑腰谁替撑腰?”

陈秀媚在姑娘保镖一个人的陪同下,

信步走进大金牙小弟的包围圈,看着那些已经变了脸色的大金牙小弟,冷冷道:“那我陈秀媚有资格见他大金牙吧?难道被人捅了一刀,就吓得他夹起了尾巴?”

刚才那个家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眼李锋后,对陈秀媚战战兢兢的说:“三,三姐,您当然有资格。”

“那就去通报。”

陈秀媚摆摆手,那家伙连连点头,忙不迭的跑进了帝豪夜总会。

剩下的十多个人还是围成圈子,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人,陈秀媚对此视而不见,李锋就更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看了她旁边的姑娘保镖一眼,苦笑:“三姐,不该来淌这滩浑水的,都说大金牙是条彻头彻尾的疯狗,那家伙犯起病来,连也会动手的。”

“别废话。”陈秀媚似笑非笑的看着李锋:“可别小看玉蝶,她的身手就算比不上,也不一定比身边那个孔雀差。”

“原来她叫玉蝶。”

李锋看向姑娘保镖,后者抬起头冷冷瞥了他一眼后又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