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

尸鲲之躯无比庞大,但并非身之骨都是不朽,只有精华之骨才有不朽之能。

很难想象,地球之地,竟是有如此之物,不朽之骨啊,即便是仙界也堪称难见的东西了。

苏衍甚至猜测,这尸鲲绝对不是地球生物,史前生物不错,但绝非地球产生。

因为这片地方,不可能产生如此可怕的尸鲲,虽然境界不是十分可怕,但不朽之骨可是至宝。

不顾尸鲲的惨叫,苏衍自顾自的吃着不朽之骨,甚至牙齿都得加固,不然根本咬不动。

一根如同埃菲尔铁塔一般的不朽之骨,被苏衍直接吃掉,而他周身骨骼竟是在这一刻化为亮光,仿佛电击一般。

这是在淬炼骨骼,对骨骼有着奇效,让苏衍感受到了无尽的力量在捶打身体。

他享受着这种改变,而脚下的尸鲲气息渐渐虚弱,惨叫也慢慢消失,最后停止。

尸鲲身死,直接落入海洋,掀起最后一道狂暴,海水漫天升腾,海浪高大几千米之巨!

苏衍脸色一变,急忙运转秘术,封锁四周。

之前战斗,海浪千米他知道修士们还能抵抗,可这最后一次波动绝对不是他们能抵抗的。

如果任由四周袭去,恐怕大陆都将淹没。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苏衍钻入尸鲲体内,四处巡查,最终找到了四根不朽之骨,根根如同埃菲尔铁塔一般巨大。

苏衍脸上露出欣喜,这四根不朽之骨如同吞下,到时候必然会有这质的飞跃,身体骨骼必然有半分不朽之能,亿年不化。

能够在阴阳境达到骨骼亿年不化,这简直是骇然听闻的事情,可以说苏衍这次捡到了大宝贝。

苏衍随手一招,尸鲲庞大的身躯燃烧起来,最终化为灰烬。

而苏衍也将四根不朽之骨收入囊中,直接朝着华国而去。

回到陆地,沿海之地许多修士还在苦苦支撑,苏衍并未帮忙。

这群人刚喝了猴儿酒,现在正是醒酒的好时候。

待到正午,这群修士才是将海水止住,一群人直接累瘫了。

休息了半响,大家才是恢复过来,纷纷到了江北之地。

“苏大人之前出海去了何处?”哆嗦询问。

“谁知道呢,但肯定不是小事情,这海水肆掠绝对与他出海有关。”啰唆猜测道。

“难不成还有可怕的脏东西?!”众人变色。

“说不清楚,但大人回来,便宣告一切都没事了。”宇文雄霸自信说道。

众人点头,这无可反驳。

“只是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神经都被搞大条了。”

“是啊,这比之前我们修武界大难还要可怕!”

“时运不济,今年注定是灾难年吧,希望新的一年一切安好。”

宇文雄霸和小萝莉进了别墅,是苏衍叫他们去的。

到了别墅内,两人都是规矩的站在楼下,不敢打扰苏衍。

隔了一会儿,苏衍才是走了下去,见到两人说道:“站着干嘛?”

两人这才坐下,小萝莉不安问道:“叫我们有什么事吗?”

苏衍点了点头道:“当然有事。”

“大人你说,我们一定办好。”

苏衍从养鬼葫中取出一节不朽之骨,有两米之长。”

两人心惊,他们能感受到这根骨骼的可怕力量。

“之前我出海与可怕之物对战,这是他的骨骼。”

“可怕之物?!”

“你们无需了解,只需要知道已经被我解决了,日后再无脏东西出现。”

两人点头不敢深问。

“这根骨骼有奇效,可以作为壹门镇门之宝,待日后谁突破阳丹,甚至阴阳,可切一块作为突破之用。”

两人连连点头,知道这绝对不是凡物。

“记住,必须突破阳丹乃至以上才可使用,阴丹境界的绝不可使用!”苏衍眼神犀利,让两人心跳不已。

这不朽之骨有着巨大的能量,阴丹境界的修士根本无法承受,如果强行服用,绝对会爆体而亡。

交代这些之后,苏衍便是望着二人继续说道:“如今一切解决,我也就不会出面,壹门、武道界、修武界都需要你们去管理!”

“大人,你要去哪?”

宇文雄霸心中有些不安。

小萝莉也是同样的心情。

“我随风而来,自然要随风而去,这世界那天地还没有留下我的身影。”

宇文雄霸顿时伤感,他当然知道苏衍此言何意,他害怕以后见不到苏衍了。

“大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有我的路,你们也有自己的路,日后必然还会相见。”

苏衍没有丝毫波动,毕竟他的城府,他的心智早就归于淡然了,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也就会变得麻木。

不过想想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苏衍还是有些黯然神伤的,毕竟那么多人都离他而去。

翌日,宇文雄霸和小萝莉没有见到苏衍身影,但他们不敢对外界透露一点消息。

这个秘密必须一直守护下去,苏霸先三个字必须成为武道界和修武界的震慑力,绝对不能消散。

一身长衣的苏衍到了江北的一处公墓之地,这里都是苏衍认识的人,有苏家族人,有孙隼等为他而死的人,都聚集一地。

苏衍望着一座座的坟墓,脸色平静,并不感到悲伤,只是有一种莫名的情感在心间流露。

“放心吧,我不死你们也不会死!”

苏衍说完这句话,苏衍便是转身,朝着无尽之路而去。

可不等他走远,一个少女却是突然出现在的他的面前,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

“师傅哥哥,你想背着小梦离开是不是?!”

小梦嘟着嘴,一脸不悦。

见到小梦,苏衍还是比较意外的,他不曾想小梦竟然洞察了他的踪迹,这家伙有点秘密啊。

“怎么?”

“哼,如果不是小梦用秘术演化,恐怕就找不到你了。”

其实小梦算是苏衍的徒弟,但实际上已经不算是徒弟了,苏衍已经没教她什么。

小梦修炼自己家的道,她父亲留给她的,比之苏衍的并不弱。

“师傅哥哥。”小梦拉着苏衍的手,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带着小梦一起走吧,小梦想找到阿爹阿妈。”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