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视频下载安装

【 .】,精彩免费!

按年纪,孟焦算是李锋长辈。在部队里,当初两人又是苍龙的两个主官,李锋这个队长还要高一点,但是因为年纪原因,军衔又比孟焦低了一级。

这种混乱不清的关系,倒让两人关系处得更好,不像其他单位,一二号总是尿不到一个壶里,总是针尖对麦芒。

同样因为年龄原因,那时候的李锋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哪个兄弟被欺负了立即呼啦啦的带上一群人去找回来,惹事那是经常的事,孟焦在背后擦了不少屁股,也因此受了不少气。

这些事李锋都记在心里,对这个老孟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此刻笑嘻嘻的说道:“放心就好,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先去闽城找我喝酒。”

孟焦乐呵呵一摆手:“我昨晚连夜过来的,没经过闽城,在这里见面也一样的。这次还要感谢,年都没过完,就从京城来闽省帮助他们,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重情重义。”

有人背后针对苍龙,甚至想让东方野这些苍龙骨干成员全都死掉的事情孟焦还不知道,他只知道这次的任务几乎是在李锋主导下完成的,而且完成得十分漂亮,今天还有不少单位的人再跟他说这件事,言辞中充满了羡慕,甚至不乏酸溜溜的,让他很是受用。

李锋离开后的一年多来,苍龙已经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关注了,反倒是明枪暗箭不少。苍龙这次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一举捣毁了司徒静的地下大型走私集团,是一次震慑人心的壮举,也让许多明里暗里想针对苍龙的人看到了,苍龙的刀锋还是跟以前一样的锋利!

“都是老兄弟,义不容辞。”孟焦不说,李锋当然不会把事情说出来。

之前兄弟们就已经商量好了,这件事暂时压在心里,不跟别人说,甚至苍龙的其他成员也别让他们知道,因为这种事一旦捅破也没人相信,根本奈何不了对方。反而还让对手发现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阴谋。

报仇嘛,肯定要悄悄的进行,最好能阴死对方最好。因为这里是部队,不是外面社会上,束缚很多。

现在他们打算当做不知道,就等着对方主动跳进坑,到时候新账旧帐一起算。

清纯小美女晓晓

“走吧,宿舍楼已经分出来了。”

孟焦拍拍李锋肩膀,主动拿过他的包,挽着他胳膊往前走,对冷风不理不睬的,而冷风也没太大反应,挥手带着兄弟们跟在身后。

李锋看出老孟和冷风有矛盾,张嘴想问,想了想还是算了,等下先找个兄弟问下再说。

“老孟,鱼鹰的人在哪里?他们那个新队长来了没有。”上楼途中,李锋对身边的孟焦问道,他已经知道了燕无道就是鱼鹰的新任队长,而且在他离开京城前,那家伙就已经先行离开,此刻忍不住想问。

“鱼鹰的人好像还没来,打听他们干嘛。鱼鹰那个新队长叫燕无道,我不太喜欢这个人……认识这个人?”说起鱼鹰老孟没有好脸色,他对苍龙的感情一点不比李锋差,从私人感情上,他对鱼鹰这样的竞争对手那是半点好感都没有的。

“不仅认识,还有点纠葛。”李锋点点头,这下老孟送了口气,笑道:“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不像个军人,我上次开会见过这个人,阴沉沉的,给人很阴暗的感觉……有小道消息说燕无道前些天才从京城回来,好像很狼狈,不知道是不是在那边惹了什么人。”

“估计是吧,这人就是过街老鼠,走到哪里都有人收拾。”李锋暗暗好笑,发生在金陵三号会所的事他当然知道,因为风声就是他让严丹丹故意放出去的,后来谢家派了个高手去把燕无道打成重伤他也知道。

要是早知道全军大比武马上就要开始,燕无道担任队长的鱼鹰大队还要挑战苍龙的话,他当时都不介意乔装过去再让燕无道伤得重一点,至少让他在床上躺一个月再说。

老孟跟着笑了笑,脸上很快就多了些忧虑:“不过这个人挺可怕的,来了鱼鹰不久,就彻底掌握了鱼鹰大队,据说为人很强势,做事也心狠手辣,鱼鹰被他赶出去了许多人。而且不知道他靠上了谁,反正得到的支持力度很大,如此倒行逆施竟然没有人出来指责他,反而帮他调了一些人过来帮他。哎……如果都像他们这么乱搞,军队早就乱了。”

老孟摇头叹气,有些郁闷。李锋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别的单位怎么样我们管不着,至少苍龙还是好的。”

“哼……”

老孟哼了一声,想说什么,又没说,显然对现在的苍龙并不满意,对李锋低声说道:“锋子,其实我还是想回来当队长。虽然惹的事最多,但也只有能带着苍龙发展得这么好……我老孟这辈子没什么大的追求,不想升官发财,这条命这辈子估计就交代在苍龙了,我是真不想看到苍龙这只队伍失去纯洁性,甚至被撤销番号的那天。”

看到老孟有些心灰意冷的样子,李锋心里一酸,揽着他肩膀小声说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早就发现和冷风不对劲

,们是不是有什么矛盾。”

老孟斜眼看了下后面,摇摇头:“等下再说吧,现在不方便。”

冷风就跟在后面,她是化劲强者,耳聪目明,虽然老孟说得很小声,她还是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脸上更多了些不自然,脚步也慢了许多。

这次的住宿条件比在闽城警备区差了一些,给兄弟们安排的都是那种正规的连队宿舍,一个宿舍要住一个班。

苍龙的兄弟好一些,五个人一间寝室,冷风和老孟一人一间。李锋没那么多讲究,直接跟兄弟们住在了一起,安顿好,李锋就进了老孟的宿舍。

“来,抽支烟我们慢慢说。”老孟拆开一包烟扔给李锋,自己没抽,李锋诧异的问:“老孟戒烟了?”

老孟摆摆手:“戒了,十月份的时候查出来肝有些问题,害得嫂子专程从蓉城跑过来一趟,耽搁了大半个月。小雪今年就高考了,还让她为我担惊受怕,想想,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们母女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