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奶短视频黄

一直到到了家,高韵锦连外套也没穿就下了车,可把傅瑾城给急坏了,赶紧帮她把外套披上。

高韵锦冷得缩着肩膀,看到他担心的样子,心底软了几分,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

傅瑾城压根用不着她说谢谢。

但她开口,总比不开口,完忽视他强。

高韵锦拨开他的手,进了门,傅瑾城在后面跟着,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搂着她,或者牵着她的手,就在她背后看着她。

管家看到他们回来,打了招呼,看他们脸色都不太好,愣了下,跟傅瑾城对上视线后,无声的问:怎么了?

傅瑾城摇头,不想多说,跟着高韵锦上了楼。

高韵锦上楼后,直接找衣服去洗澡了。

傅瑾城哪也没去,就在房间里等她。

但想起高韵锦生气的点,他走远了一些,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让人查一下网上那些事是不是有人在幕后操纵。

吩咐下去后,他挂了电话,坐在床上,手里抱着书,眼睛却一直盯着浴室的方向。

短发文艺少女悠闲的样子

四十分钟后,高韵锦从浴室里出来。

看她洗了头,傅瑾城拿了毛巾想给她擦头发,高韵锦接过毛巾,“我自己来,你去洗澡吧。”

“我帮你——”

“吹头发我也可以自己来。”

傅瑾城噎了下,“那我进去洗澡了。”

“嗯。”

等她洗澡出来,高韵锦已经吹干了头发,正坐在床边看书,看到他出来了,也不看他一眼。

傅瑾城上床,坐在她身边,“在看什么?”

高韵锦把书的封面递给到了他的跟前,让他自己看署名,她自己却压根不开口。

傅瑾城就想跟她说说话,“不累吗?早点休息?”

“睡不着,你先睡吧。”她开了床头灯,意思是是,如果他想睡觉,可以关灯。

这是拒绝跟他交流的意思了。

傅瑾城心里挺不踏实的,因为他压根不知道高韵锦在想什么。

他觉得高韵锦在为网上他跟雷运的事儿生气,但又好像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如果仅仅是因为雷运,她应该不至于是这个态度。

试探几次无果后,傅瑾城也安静了下来,没再打扰她。

他也睡不着,只好也拿了一本书,翻了起来。

只是,他有心事,书放在手上,许久也没翻一页,注意力都放在了高韵锦的身上了。

但高韵锦就好像没看到他的不妥,眼角都不瞄他一下。

一直到过了凌晨,高韵锦累了,放下了书,傅瑾城忙问:“困了?”

“嗯。”

“困了就早点睡,晚安。”傅瑾城说着,试探的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高韵锦顿了下,但没有拒绝。

傅瑾城放心了一些,说:“那我关灯了?”

“嗯。”

傅瑾城关了灯,躺下来后,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高韵锦挣扎了下,傅瑾城抱着她没松手,高韵锦感觉到了,也就不挣扎了,没有再动,让他抱着。

傅瑾城在黑暗中笑了下,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下,在她耳边道:“晚安。”

高韵锦没说话。

高韵锦本来有了一点困意了,可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那点困意渐渐的消失了。

她没有睡意,傅瑾城自然也没有。

他们两人都知道彼此没有睡,但谁也没开口,也没有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究还是高韵锦没撑住,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的她,觉得这个姿势维持久了,累了,便换了个姿势,面对面的靠在傅瑾城的怀里,小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睡得很香。

傅瑾城还没睡着,注意到了,无声的笑了下,心坎也软成了一滩蜜,在她的唇上啄了好几下,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安心的抱着她入睡。

翌日,阳光灿烂。

傅瑾城先醒来,高韵锦在他的怀里,还没醒。

傅瑾城看着她的小脸,凑过去亲了一口,握着她的小手,又放到唇边来亲了亲。

看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了,傅瑾城今天公司事情还挺多的,行程也忙,这个时候,其实他该起床了,但看着怀里熟睡的高韵锦,他就舍不得起来了。

想到这,他收紧了双臂,想抱着她换个位置,可刚动一下,高韵锦的眉头就微微的拧起,微微的嘤咛了一声。

傅瑾城怕吵醒她,骤然顿住动作,高韵锦却已经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对上了傅瑾城俊美的脸庞。

她愣了下,脑子有片刻的空白,看着他,没有说话。

傅瑾城看她不说话,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已经翻篇了,笑了下,凑过去正要亲她,高韵锦就微微别开了小脸。

傅瑾城笑容微微的僵住。

高韵锦脑子已经清醒了过来,躲开了他的唇时,也拨开了他搂住她腰肢的大掌,从床上坐了起来。

傅瑾城看着她的侧脸,看着她微微抿着的小嘴,就知道昨天的事情,在她这里,还没有翻篇。

他想着这些的时候,高韵锦已经去洗漱了。

傅瑾城跟了上去,跟她一起站在洗漱台前洗漱。

但高韵锦没开口,他也就一直都没有开口。

洗漱完,他换好衣服的时候,高韵锦坐在梳妆台前化妆,傅瑾城坐在床上等她,在她化好妆,下楼时,也跟着下楼。

两个小家伙已经放寒假了,正好在家,但他们已经吃了早餐了,看到他们下楼,叫了他们一声,就继续玩了,也没注意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

坐下后,傅瑾城给高韵锦盛了一碗粥,高韵锦顿了顿,接过了,“谢谢。”

傅瑾城笑了下,看着她,“我今天接下来几天,都要去参加晚宴,有空一起乱去吗?”

高韵锦低头一边喝粥,一边说:“我最近忙,估计天天都要加班,就不去了。”

傅瑾城点头,也不勉强她。

本来他也想说一下他公司晚宴的事,让她做一下准备的。

然而,他怕她现在还生着气,他说了她也不肯答应他要跟他一起出席,就没有说。想着等她不再生气后,再找个时间跟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