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新盒子破解版软件

北冥连城的监控系统已经布置了一天一夜,但,这一天一夜里,别苑里并没有出现新的号码新的信号。潜

伏的人没有联系背后那个,时间越久,对顾非衣来说越不利。战

慕白最担心的是,那个人还会对非衣下手。

催眠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玄乎,这一屋子的人,谁都不懂。那

个人留在宅子里越久,顾非衣就越危险,再这样下去,不管是战慕白还是战九枭,都不会允许非衣的计划继续进行。“

你相信我,只要这个人联系背后的人,我们很有可能可以将黑雷藏身的地点找出来。”战

九枭那边来了电话之后,战慕白开始劝说顾非衣,取消整个计划。将

顾非衣暂时送走,和这一屋子的人隔绝开来。也

就是说,就连安夏和申屠轻歌,暂时都不能见,必须以保证她的安为前提。

这是太子爷能做到的最大的让步,否则,当初早上过来看到非衣出现在战慕白的房间,知道顾非衣被人催眠之后,太子爷就已经将她带走了。顾

非衣也知道,要说服那家伙实在是很难,他给了她三天的时间,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这

三天里,她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幕后者,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阳光少女闺房展露可人萌脸可爱至极

可是,三天,哪里够?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背后的人是黑雷?”战慕白依旧是不同意继续让她冒险。

阿九还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所以才愿意给她三天的时间,要是知道,一秒钟都不可能!

“女人的第六感。”顾非衣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这么笃信,但,她真的有感觉,背后的人一定是黑雷。太

子爷在找黑雷,黑雷也在想方设法要找太子爷报仇。有

这么强烈的决心想要报复太子爷,又知道她是太子爷软肋的人,九成就是黑雷!“

我知道你想帮阿九将黑雷找出来,但,第六感这种东西,你应该很清楚,它说服不了任何人。”

战慕白已经在给她收拾东西,今晚就离开,离开之前,谁也不许见。

不能找到黑手,那就将黑手隔绝开来,这,还是确保安唯一的办法。

“我们已经在这里多留了三天,够了,你离开之后,这个黑手依然有可能会露陷,但,这事和你无关了。”“

慕白,再给我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顾

非衣不想放弃,她总觉得,幕后黑手很快就会行动的。现

在放弃,她不甘心!

“这事,你不如去求阿九。”战慕白不为所动。

“那家伙脾气太倔,他不可能听我的!”怎么劝?不用去劝,根本就可以想象。“

那么你就觉得,我脾气好,好说话?”战慕白连头都不回。

衣服不需要收拾,他在东方国际还有别的物业,过去住一段时间而已,那边什么都不缺。现

在要收的,是顾非衣平时离不开的东西,包括一些工作上的文件之类。“

慕白,你听我说,我真的有办法!”

顾非衣一把握住他的大掌,不让他继续收拾:“今晚,就今晚!你帮我想办法,让七爷去星海码头,一定要让他晚上十点去!”

“你要做什么?”战慕白眯起了眼。顾

非衣实在是没办法,这计划原本不打算这么快施行,但,现在真的被他们逼得无奈了!

“这个你别管,你今晚要出门,让所有人都知道,然后,想办法让七爷去星海码头,一定!”

战慕白看着她,不说话。

“慕白,你相信我!”

他还是不说话,顾非衣怒了:“你不答应,我……我打我自己的肚子!”

……

晚上吃饭的时候,战慕白特意吩咐梁伯九点半必须给顾非衣送宵夜。

梁伯点了点头,只是有点疑问:“爷,你晚上要出门吗?”

战慕白颔首:“我去一趟京华苑。”安

夏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顾雯雯真的好了吗?八爷你过去……”

“慕白去跟婉姨介绍一下他的新药,这事你也要管吗?”顾非衣瞟了安夏一眼。安

夏立即低垂脑袋,一张脸涨得通红:“不是,我只是随意……问问。”

申屠轻歌始终是见不得安夏这样卑躬屈膝,她忍不住说:“安夏,我已经找好房子,要不这周末我们就搬出去吧?”

安夏一听,顿时就慌了:“轻歌,我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

可是你……”

“非衣最近身体不太好,需要人照顾,我……我得要留下来照顾她。”

安夏好像很紧张,就是不愿意搬走。顾

非衣冷冷哼了哼,眼底是不屑:“是啊,我需要人照顾,家里缺佣人。”“

非衣,安夏不是佣人。”申屠轻歌真的不想和顾非衣吵,可是,安夏这样,太憋屈了。顾

非衣不说话,安夏暗中拽了拽申屠轻歌的衣角,摇头,让她别说话。倒

是一旁的白安宁看着顾非衣,眼底有着讶异:“你身体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毛病。”顾非衣笑笑,低头吃饭,不再说什么。

今晚顾非衣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一晚上心事重重的,除了说了安夏几句之后,一顿饭下来,再也没有说什么了。晚

饭之后,战慕白果然和风影走了。顾

非衣不知道对申屠轻歌说了什么,申屠轻歌也急匆匆出了门。

再之后,顾非衣吩咐梁伯,说她要提前睡觉,不许佣人上楼打搅。于

是整个二楼,就只剩下顾非衣和安夏,还有住在角落里的白安宁三个人。

晚上九点多,梁伯送来宵夜之后,也被遣走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一道身影从房间里出来,正要往楼下走去。

可没走多久,便被一人拦了下来。

“安夏?”顾非衣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脸色一沉:“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不是让你和轻歌去处理事情吗?”

“根本没有那回事,轻歌不知道,才会被你骗走。”

安夏往前两步,顾非衣立即退后,抓紧自己的包。

安夏的目光落在她的包包上,一咬唇:“昨天晚上,我听到你的电话,你……你想去找七爷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