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gapp官方下载

   今天注定是不会平静的一天。

   早上醒来,昨天和前天笼罩本市的阴云终于被风吹散了,随之消失的还有潮湿的空气,今天的天气重新恢复了清爽,多云的天空看着令人心旷神怡。

   江禅机洗漱完毕,和往常一样离开房间,不到十秒后,陈依依也离开房间,做好了上学的准备。

   他们俩暂时没有移动,视线不约而同地盯向33号的房间。

   往常的时候,33号总会与陈依依不分先后地离开房间,三人在门口会合,一同下楼,但今天……

   他们两个等了几分钟,33号却迟迟没有出门。

   江禅机和陈依依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急躁的情绪,就这么静静地等着,毕竟33号是个女生,说不定有什么事耽搁了。

   按理说,33号是来监视他们的,准确地说是监视陈依依,他们本应该防备她才对,最好能甩脱她,但33号从来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而且还在与迦梨的战斗中并肩作战,不知不觉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她当成一个每天共同上下学的同学,区别只是这位同学比较幸福,不用为学业发愁。

   又过了几分钟,33号还没出来,倒是房东大婶在一楼喊起来:“姜婵姬!你今天不去上学了?还在睡觉?”

   “已经起了!已经起了!马上就下楼。”江禅机扒着楼梯扶手向下回应道。

   “都这么大的人了,别总让我操心!”房东大婶抱怨地发牢骚,然后又响起锅碗瓢盆的交响曲,嗤啦一声炝锅的声音,葱姜蒜辛辣而诱人食欲的味道升腾而起。

   江禅机的肚子咕噜一声,像是在回应炝锅声。

   清纯少女唐佳一油菜花写真宛如仙子

   他摸了摸肚子,犹豫了一下,抬手想敲33号的门,他心说33号不会大半夜溜出去侦察什么事情去了吧?如果33号没在房间里,那他们干等下去耽误了早饭岂不是很傻?

   就在他的指节即将碰到门板时,33号的房门咣地被拉开了,他赶紧收住手,否则原样敲下去正好会敲到33号的鼻子。

   “33号,你在屋里啊,我还以为……”

   他没打算问她为何这么磨蹭,只想打个招呼,然后如往常一样下楼去上学,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却看到33号今天换上了一身便服,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

   江禅机下半句话卡在喉咙里,把话咽回去,又问道:“33号,你这是要干什么?”

   33号面无表情,“我要离开两三天,你们应该很高兴吧,至少这两三天没人监视你们了。”

   江禅机没觉得高兴,好奇地问道:“你要去哪?是你们宗主给你指派了其他任务?不过如果只有两三天的话,应该是一个小任务吧?当然,如果不方便说,你可以不说,反正就两三天而已。”

   33号瞟了他一眼,“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你不知道?”

   “今天……”江禅机与陈依依对视,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么?

   “难道是因为迦梨?”他问道。

   33号没回答,算是默认了。

   今天按照计划,经过简单的移交手续之后,将由阿勒山隐修院的修女们押解迦梨离开红叶学院。

   “你要……去找迦梨报那一刀之仇?”他终于明白了,心说她还真是念念不忘,不过如果换成自己被砍了一刀差点丧命,估计也很难释怀吧。

   33号同样没回答这个答案很明确的问题。

   “你要怎么报复?”他又问,“在哪里动手?凯瑟琳她们允许你动手么?”

   这一连串问题她没有回答,只是摇摇头,“下楼吧,我在屋里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江禅机:“……”

   他担忧地与陈依依交换视线,他觉得修女们肯定不会坐视33号对迦梨动手,那么说不定就会打起来,一旦打起来,33号要单独面对五名修女的围攻,也许仇没报成反而再次受到打击。

   他想劝她不要去,但一来这是忍者的传统,二来看她脸上毅然决然的表情,恐怕劝也是浪费口舌,除了令她厌烦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陈依依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三人下楼,去大众澡堂接梓萱顺便蹭饭吃。

   一进入大众澡堂,江禅机就闻到扑鼻而来的甜腻香味。

   “豆沙包?是在蒸豆沙包?”

   文华阿姨迎出来,笑道:“你真是狗鼻子啊,这都能闻出来?快进来趁热吃吧。”

   江禅机暂时把33号的事放到一边,大步走进屋里,看到梓萱已经坐在餐桌边拿着豆沙包开始吃了。

   文华阿姨得知女儿觉醒了超凡能力之后,先是惊喜交加,激动得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自己激动什么,反正这就像是艺多不压身一样,多一项不花钱的能力总比没有好,不过当她得知女儿觉醒的是超级智力,相比于以前只是变得更聪明了,颇有些哭笑不得之感,她早已习惯女儿的聪明,现在似乎也只是加了个“更”字而已。

   平时早餐偏清淡的文华家,现在每天早餐会特意做得比较充实,起码在淀粉和热量这方面保证足够,江禅机也顺便沾光了。

   “诶?33号怎么今天没穿校服?”文华注意33号的便服装扮和身后的背包。

   “她今天……要出门,有自己的事要办。”江禅机嘴里嚼着豆沙包说道。

   文华家的豆沙包皮薄馅大,红豆沙里面好像加了红糖,吃起来从嘴里甜到心里,又不像白糖那么容易腻,他觉得自己能一口气吃十个!

   “这样啊,自己一个人出门吗?女孩子自己一个人出门的话,要提高警惕,快去快回啊。”文华担心地说道。

   “我知道了。”33号回应道。

   “要不要吃个豆沙包?出门不比在学校里,路上容易饿。”文华热情地递过盘子。

   33号犹豫了一下,也拿起一个豆沙包品尝。

   “怎么样?”文华期待地等待评价。

   香甜的豆沙在嘴里化开,甜食令人的心情都变好了,33号细细品尝并咽下一口红豆沙,说道:“就像是家乡的味道。”

   “是吗?太好了!”文华阿姨没想到竟然能得到她这么高的评价,出门在外的时候,再没有什么比家乡的味道更好了。

   33号想起忍者学院里的蒸豆沙包,忍者学院不像红叶学院这么奢华,训练时都是在无边的树海里,生活条件艰苦,等闲吃不到可口的甜食,而她这个年纪的女生又往往特别喜欢吃甜食,偶尔蒸豆沙包的时候,学员们高兴得就像过节一样,和老师们围坐成一个圆,捧着热腾腾的豆沙包吃,如果有宗主在场就更好了。

   “要不要带上几个路上吃?”文华问。

   “不用了,带着不方便。”33号摇头。

   “没关系,这次我蒸的豆沙包很多,除了这些之外还在蒸着一屉,等蒸好后晾凉放冰箱里几个,等你回来之后再过来吃。”文华一想也是,年轻女生出门哪有带着豆沙包的,多不好意思。

   “谢谢。”33号点头。

   “几天才能回来?”文华又问。

   “短则两三天,长则三四天吧。”33号说道。

   除了豆沙包之外,早饭还有酱牛肉和豆浆,可谓十分丰盛。

   四人吃完早饭,一同前往学校。

   “话说,你包里带着什么?换洗的衣服么?”江禅机路上问道,他的意思是如果沉的话,他可以帮她拎着。

   33的背包相当鼓,他以前没见她背过这个包,应该是新买的。

   “武器,还有一些其他东西……希望用不上的东西。”33号说道。

   这倒是更勾起他的好奇心,但她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校门口,以凯瑟琳为首的五位修女站成一排,吸引了很多学生与保安的视线,不少学生是第一次看到她们,纳闷地窃窃私语,好奇这几位修女是来干什么的。

   “各位,早上好。”凯瑟琳微笑着向他们点头致意,视线尤其是在33号脸上多停留半秒。

   33号没看她。

   “早上好,你们这一大早就来进行移交仪式的?”江禅机问道。

   “是的,我们订了上午的机票,包括迦梨那张,一会儿等完成仪式,我们马上就要去机场。”凯瑟琳回答,同时又看了一眼33号。

   凯瑟琳已经把她们预订的航班号提前告诉了33号,因为从这里飞往亚美尼亚的航班很少,需要转机,如果错过这次航班,下一趟合适的航班就得等到明天了。

   33号也预订了这趟航班,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动手的机会,在本市的机会很小,而且她也不想在这里惹麻烦,那么最佳选择就是等航班降落在亚美尼亚之后,由亚美尼亚机场前往阿勒山的漫长旅途中,有大量的机会可供选择,但如果不乘坐同一架航班,行程就会拉开一天的差距,再想赶上修女们就很困难了。

   在飞机上动手其实也是一种选择,因为她相比于修女们有一项独特的优势,就是她的能力,令她可以骗过机场的安检,携带武器进入客舱,而修女们的武器只能走托运。

   不过,在飞机上动手太危险了,万一有什么差池,殒命的可不止是她们几个,还有整架飞机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因此在飞机上动手的选项基本已经被排除了。

   江禅机点点头,提醒道:“路上小心迦梨,她实力很强又桀骜不驯,肯定会想办法逃跑的。”

   “谢谢,我们会小心的。”凯瑟琳微笑。

   这时,学校内部突然传来一阵喧闹。

   “学院长来了!学院长来了!”

   学生们一传十,十传百,把学院长来的消息迅速扩散,而保安们赶紧维持秩序,清空从校内至校门口的路,让围观的学生都散到两侧。

   “那是谁啊?”

   “好怪!那是什么怪物?”

   紧接着,又有沉重物体在地面上滚动的声响传来。

   女生们好奇地伸长脖子往学校里面窥探,有眼尖的人已经看到了。

   由学院长领头,身后跟着好几个老师,一行人向学校门口走来,而走在最后面的是李慕勤,她推着一个特制的轮椅。

   这个轮椅……如果还能叫轮椅的话,比普通轮椅大好几圈,整体由精钢制成,连轮子和椅背都是,看起来沉重异常,也坚固异常。

   轮椅上似乎坐着一个人——说是似乎,因为大家只能看到一张黑色的布盖在轮椅上,黑布勾勒出一个人形的轮廓,有可能坐着人,也可能是坐着人体模型。

   江禅机和凯瑟琳他们这些小部分人清楚,被黑布盖着的就是迦梨,红叶学院给了她最后的尊严,因为她的身体和四肢都被厚实的钢制镣铐紧紧固定地轮椅上,用黑布盖住她,给她保留一些面子,虽然有部分学生在校医院里见过她,但至少保安们都没见过她。

   如果不是为了赶制这张轮椅,移交手续本不用等到今天,凯瑟琳也怕迦梨在飞机上搞事,宁愿多耗两天等这张轮椅完工。

   凯瑟琳提前见过这张轮椅的设计图,迦梨的四肢并不是简单地绑在轮椅扶手和脚蹬上,扶手和脚蹬都是制成了笼状,将她的四肢分别插进去固定,上锁之后四肢绝对无法移动,包括她的身体也是如此,她全身唯一能稍微移动的部件就是脑袋。

   看到这张轮椅,凯瑟琳莫名地想到了铁****这种中世纪的刑具,简直和这张轮椅有异曲同工之妙。

   凯瑟琳快步迎上去,低头致意道:“早上好,学院长女士。”

   “早上好。”

   学院长点头致意,清澈而锐利的视线扫过江禅机、梓萱、在场绝大部分人看不到的陈依依,还有33号的真身位置。

   “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么?”学院长收回视线,看到另外四位修女拉着的行李箱,显然她们已经办理了酒店退房手续,接收迦梨之后就会立刻赶赴机场。

   “是,一切准备就绪。”凯瑟琳说道。

   “好。”

   学院长转头向李慕勤递了个眼色,后者将轮椅缓缓推至学院长和凯瑟琳之间。

   “我谨代表红叶学院,将迦梨正式移交给贵院。”

   凯瑟琳深吸一口气,“我谨代表阿勒山隐修院接受迦梨,并感谢贵校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