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系统禁止下载网站视频吗

关有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也是。我大姨要是想我过继,你就答应了呗,总归是你们先答应了我姥姥。”

“谁答应?”

“我不跟你掰扯,老头子一个外门跑腿的小厮能娶上你,会没答应我姥啥条件?那些老人可多活着。”

关大娘手指颤抖着指着儿子,“你!”

“别激动。我姓啥都没关系,关也好,刘也罢,还有啥乱七八糟的都行。我就心疼我亲娘。”

关有寿说着瞟了眼她,望向窗外,“这世上,你就这么一个亲姐姐,至于搞得生死不来往?”

“三儿?”关大娘颤抖着嘴唇,低下头,“你姓关,一辈子都得姓关。要是改了姓,娘就死给你看。”

关有寿扭头注视着老娘的脑袋,扫到她捏紧的拳头,沉默片刻,“好。娘,要不要看大姨都寄了啥?”

“有啥好看的。”关大娘停顿了一下,“还有个包裹呢?我咋听人说是从京城那头寄过来的?”

关有寿抽了抽嘴角,“对,就是上回给俩孩子拍照的那人。说是他家里小侄子大了,就给俩孩子寄了些旧衣服。”

“这人以前真不认识你?”

关有寿看着低头的老娘,蹙了蹙眉,“我骗你干啥?你想啊,我就蹲这山沟沟,去哪认识那么远的人?”

百叶窗边清纯美女阳光投射唯美写真

关大娘立即抬头,“真的?”

“咋啦?”

关大娘瞟了眼房门,挪了挪,挪到儿子身边,压低声音,“你说会不会是主子那边的啥亲戚?”

关有寿闻言迅速伸手摸向老娘的额头。

“啪”的一声,关大娘没好气地拍掉儿子的手,“老娘在跟你说正经的。”

关有寿笑出声,“你瞎想些啥啊?不说人家是军人,就说真是那边的啥亲戚,他们找我干啥?”

关大娘皱紧眉头注视着他。

关有寿也皱紧眉头盯着她,“我爹是关绍宽,也只能是关绍宽。”

关大娘脸色顿时煞白。

关有寿微微动了下眉梢,望着窗口轻笑出声,“我上次去省城还听说他胡家逃出去的没两个,死光光了。”

“儿子?”

关有寿甩了一下脑袋,再次附到她耳边,紧闭着双眼岔开话题,“老头子真把我的东西给卖了啊?”

“三儿?”

“儿子在!”

“别跟他对着干,听娘的,娘不会骗你。”

“你怕他告发我?”关有寿嗤笑一声,“就他?”

关大娘伸手掐着他的耳朵一扭,“瞎咧咧啥!他是你亲爹,亲的。”

“好好好,亲的,亲爹。”

“你打小你爹就老跟我嘀咕你咋不是长子,你小时候他最疼你……”

关有寿打断了对他毫无意义的话,“今儿你没事了吧?在这待着,儿子整些好吃的,给你补补身子骨。”

“败家子,又想霍霍东西,先把你一屁股的饥荒还了再说。去打听了没?今年分红能还的清不?”

“你就放心吃,今年还不了,不是还有明年嘛。”

“我先削死你这个兔崽子。”

“哎呦喂,你咋又来了。”

“死小子,你躲,我让你躲。”

“不躲我虎啊。娘,哪天不想跟那老头子过了,跟儿子吱一声。”

“你还敢说?”

“说真心话咋就没人爱听呢。你说那老头子有啥好的,心眼都不放正处,还老把你当刀子耍,他倒好,当他的大好人。”

“你想死啊。”

“知道我大姨为啥不来不?她压根就看不上那老头子。哎哟,轻点轻点。”

“还说?我让你说!”

外屋地,叶秀荷抬头见婆婆出了东屋径直掀开外屋门帘,连忙问道,“娘,你不吃了再走啊?”

“还没到点吃啥吃,你少跟着老三瞎胡来。天冷了,后院两天猪多盯着点,能把外头的饥荒还了就先给还了。”

抛下话,关大娘是不带片纱,颠着小脚走了。

叶秀荷瞥了眼还在晃动的门帘,朝东屋喊了一声,“你不送啦?”

随着她的话落,关有寿拿着一罐肉罐头和一包半斤多的红糖疾步出来,掀开外屋地的门帘闪身出去。

关平安见状连忙套上自己的小棉袄,跑进东屋抓起她爹的棉袄追出门。

“你说你急啥?好歹吃一顿再走。”关有寿追上老娘,把东西塞给她,“自己吃啊,要是被我知道你换了东西,哼!”

“死小子,你敢揍老娘不成?”

“还真不敢,可你对得起我大姨?她就寄了两罐,如今这东西在外头买都买不到,也不知她咋省下来的。”

“不就是肉?我不稀罕。”关大娘把肉罐头倒塞给儿子,“都别吃了,拿去哄哄那些傻子,没准能换不少东西。”

关有寿翻了个白眼,“红糖也是我大姨的。”

“我可不管,是我儿子孝顺的。三儿,明天家里要修屋顶,你不想去就别在屯里瞎晃悠,外人总会说你不是。”

“好。”

“好个屁,老娘上辈子作了啥孽?那是跟你一个肠子出来的亲兄弟!小兔崽子,你要不快把债还了,老娘立马死给你看。”

关平安见差不多,开始小跑上前,“爹~”

“慢点儿。”

关有寿高喊一声之后斜倪着老娘,“咋样?你孙女孝顺吧?让你听那老头子瞎掰,这可是你亲孙女。”

关大娘剜了他一眼,“老娘都摸过小手小脚,热乎乎的。就你那虎不拉几的媳妇一个劲儿的嚎丧。”

“红糖还我!”

“滚犊子!”

关有寿往后退了两步,接过闺女递来的棉袄,见孩子手上还有小布袋,顿时一怔,“给你奶的?”

“嗯哪,有肉干果干,给我奶解解馋,半夜饿了也不用下炕。”

“好孩子。”

颠着小脚走来的关大娘见状叹了口气,“你爹啊,就爱惯着你。你哥有没有?带回去给你哥。

多护着点你哥,人家马大夫都说了,再迟那么一会都保不住你。还不是多亏了你哥先找着你。”

“你跟孩子说这些干啥?”

“死小子,就你这六亲不认的臭德行,将来还不得俩孩子相互照应!老娘图啥啊?还不是想……”

“停!别教坏我闺女。”关有寿扔下罐头,抱起女儿就跑,“我闺女不是我老妹儿,我儿子也不是老四。”

关平安搂紧她爹脖子,朝关大娘挥着小手。真可惜,她爹咋就不让人把话说完?她还想听听祖母大人高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