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快手ios版本

洛小夕穿上婚纱的时候,萧芸芸刚好带着其他伴娘赶到,一起来的还有洛小夕的一众朋友。

房间瞬间被挤满,一群女孩子你一句我一句,房间热闹得堪比昨天晚上的party现场,化妆造型的工作严重受到干扰。

洛妈妈只好把其他伴娘和朋友们请到二楼的客厅,只留下苏简安和萧芸芸陪着洛小夕。

洛小夕一边配合着化妆师,一边从镜子里端详着萧芸芸,调侃道:“芸芸,气色不错哦。”

萧芸芸愣怔了片刻,蓦地明白洛小夕话里的深意,心虚的看了眼苏简安,弱弱的说:“还好……”

苏简安何其敏锐,马上就捕捉到萧芸芸眼底的闪躲,问道:“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洛小夕轻描淡写的说,“就是昨天晚上芸芸在酒吧喝醉了,最后是沈越川把她带回去的。”

苏简安盯着萧芸芸看了片刻,毫不意外的点点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反正……迟早都要被带回去的。”

萧芸芸的脸一下子涨成血红色:“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苏简安持怀疑态度:“上次在海岛上,我亲眼看见你们一大早从同一幢房子出来,你说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次我信了。但这已经是你们第二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过夜了,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萧芸芸指着化妆台上的灯说:“我对灯发誓,真的没有!”

其他人还来不及说什么,那盏灯突然灭了。

清纯美女在多多游乐场实拍

不止是苏简安和洛小夕,连化妆师都忍不住爆笑出声。

萧芸芸不可置信的瞪着那盏灯,脸上的表情从震惊变成绝望,又变成了生无可恋——

奶奶个腿

儿,一盏灯都敢欺负她!

洛小夕抿了抿唇上的口红:“芸芸,灯都觉得你和沈越川之间有猫腻,你就认了吧。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和简安不会笑你的。”

“可实际上我们什么都没有啊。”萧芸芸举手做投降状,“表姐,表嫂,你们以后不要开我和沈越川的玩笑了好不好?被沈越川听见,多尴尬啊?”

洛小夕竖起食指摇了摇:“芸芸,你错了,越川听见我们开你跟他的玩笑,只会高兴得合不拢嘴。”

洛小夕根据她倒追苏亦承多年的经验总结出,一个人被调侃和另一个人有暧昧的时候,除非他对那个人没有感觉,否则尴尬什么的都是浮云,只会在心里乐开一朵又一朵鲜花好么?

遗憾的是,萧芸芸没能领悟洛小夕话里的深意,撇了撇嘴:“我就说沈越川不正常!”

“……”一旁的苏简安彻底无语。

洛小夕想哭又想笑:“芸芸,你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对吧?”

萧芸芸以为自己遭到鄙视了,避重就轻的反问:“很奇怪吗?”

“不奇怪啊。”洛小夕摇摇头,“你没谈过恋爱,这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如果谈过恋爱,怎么可能不懂她的意思呢?

萧芸芸的思路依旧脱轨,委委屈屈的小声说:“什么叫我没谈过恋爱一点都不奇怪啊……”她长得很像恋爱绝缘体吗?

洛小夕和苏简安双双被萧芸芸委屈的小模样逗笑,萧芸芸却不明白笑点在哪里,脑门上的问号更多了。

十点多,洛小夕的化妆造型工作完成,洛小夕却不放心,拉着苏简安和洛小夕帮忙检查。

“完美!”

“完美!”

苏简安和萧芸芸不约而同的给出同样的答案,洛小夕总算松了口气,忍不住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出头了,苏亦承怎么还不来?

洛小夕的心声似乎被听到了,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女孩子探头进来:“小夕小夕,新郎到大门口了!唔,首席伴郎太帅了,还有新郎的朋友也一个比一个极品,客厅里那帮女的已经快要把持不住了!”

“我提醒你们一下——”洛小夕说,“你们今天,好像不是来看帅哥的。”

女孩如梦初醒:“哦哦哦,对,我们是来堵门的。花痴的事一会再说,先让新郎看看我们的厉害!芸芸,走吧!”

萧芸芸第一次参加堵门这种游戏,跟洛小夕说了声,兴奋的提着礼服飞奔出去了。

出门后,萧芸芸被外面的阵势吓到了。

二十几个姐妹,两人一组,从楼梯一直排到洛小夕的房门口,像设置关卡那样,整整设了十二道,三个伴娘站在最前面,守着第一道关卡。

“芸芸,你也是伴娘,还是首席,你到前面去。”女孩径直往前推萧芸芸,“第一关,你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是不好惹的。”

萧芸芸走到前面,和另外三个伴娘守住第一道关卡,就在这个时候,苏亦承领着伴郎和一众朋友进门了。

包括萧芸芸在内,二楼的女孩子部看呆。

苏亦承今天帅出宇宙高度!

量身定做的西装,设计简洁,做工却严苛到极点,不但勾勒出他有型的身材轮廓,更衬托出他完美的比例。

他选了深黑色,正式中又不乏优雅;挺括上乘的面料,呼应他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衬衫领口的黑色领带结,更为他增添了一抹迷人的风度。

苏亦承身高185+,人本就挺拔,今天他整个人更是意气风发,风采卓然。

一个苏亦承,已经够让女孩们咽口水了,跟在他身后的偏偏还是陆薄言和沈越川。

陆薄言的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品,他雕塑一般的五官俊美迷人,周身笼罩着一股凉凉的寒意,无形中拒人于千里之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禁欲气息,然而这不但浇不灭女孩们心头的躁动,反而更令人为他疯狂。

跟陆薄言相比,明显沈越川明显好接近多了。

沈越川穿着特意飞巴黎定制的西装,领带打得一本正经,一举一动都透出贵公子般的优雅。特别的是,他的优雅中多了一抹玩世不恭的痞气,却又不显得轻佻,相反,两种气质在他身上碰撞出了女孩子无法抵抗的的雅痞。

光是他们三个,就足够让堵门的女孩子心荡神迷了,跟在他们身后的一众男士,也是清一色的青年才俊,一个个风采出众,气质不凡,扎成一堆,颜值气质统统爆表,足够让女孩们疯狂。

苏亦承进门,很礼貌的先跟老洛和洛妈妈打了个招呼:“爸,妈,我来接小夕。”

老洛点点头,洛妈妈笑了笑:“时间差不多了,上去吧,小夕在房间呢。”抬头看了眼楼上的阵仗,笑容变得无奈,“这帮孩子,指不定怎么闹呢。”

沈越川看了眼打头阵的萧芸芸,牵了牵唇角:“阿姨,没事,我一个一个搞定给你看。”

眼看着苏亦承带着人上来,打头阵的几个伴娘格外兴奋:“准备好准备好!”

女孩们忽略了一件事——上来的那一帮人里,不是苏亦承陆薄言这样的大boss级别,也是公司的高层狠角色,都是在商场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样的阵仗,他们只觉得新鲜,根本不会害怕。

在苏亦承再迈几个阶梯就能上楼的时候,萧芸芸被推了一下,身旁的伴娘示意她出声。

没办法,萧芸芸被逼着张开手挡住路:“站住!你们知道规矩,要接新娘,得先过我们这一关!”

苏亦承和陆薄言很默契的后退了一步。

苏亦承递给沈越川一个眼神:“交给你。”

沈越川早就准备好了,双手往西裤的口袋里一插,迈腿跨了两个阶梯,身高堪堪和萧芸芸持平,目不转睛的盯着萧芸芸看。

他的眼神闲适淡定,明显不把萧芸芸放在眼里。

萧芸芸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拿出气势来,可是……她就算再借一车气势,也拼不过沈越川天生的气场。

想着,萧芸芸的底气开始漏气,后退了一点点:“沈越川,你想干嘛?”

沈越川曲起手指,指节狠狠敲了敲萧芸芸的额头:“死丫头,我还想问你想干嘛呢!”

“嘶——”萧芸芸吃了痛,捂着额头后退了一步,“我……我堵门啊!”

“你知不知道你堵的是谁?”沈越川眯了一下眼睛,恐吓道,“一个是你表哥一个是你表姐夫,居然堵着你表哥结婚?小姑娘,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

萧芸芸懵了,沈越川的话……好像挺有道理的,她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堵着她表哥?

忐忑中,萧芸芸又突然想起来,堵门什么的只是一个游戏啊!

靠,沈越川这货太一本正经义愤填膺,以至于她被误导了,其实哪有那么严重?

想着,萧芸芸瞪回沈越川:“堵门是我表嫂的意思!你对我有意见,就是对我表嫂有意见!”

沈越川没想到萧芸芸反应得这么快,略感头疼。

萧芸芸知道自己反击成功了,踹了沈越川一脚:“敢对我表嫂有意见,就是找死!”

她下脚虽然不重,但也绝对不轻,沈越川吃了痛,却又碍于风度不能出声,只能咬着牙死死忍着,瞪了萧芸芸一眼:“死丫头,你给我等着!”

萧芸芸冲着沈越川扮了个鬼脸:“等着你呢!”

苏亦承看不下去了,偏过头低声对陆薄言说:“他们太幼稚了,这样下去会耽误时间,你解决一下。”

陆薄言点点头,往前迈了两步,人明明在台阶下,身高气场却还是压过女孩子们。

他深邃的目光扫过前排的几个伴娘:“你们想怎么样?”

一阵整齐划一的倒吸气声响起,不止是伴娘和一帮女孩子,连见过陆薄言N次的萧芸芸都被他帅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