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猫咪目前的下载地址

随着王三好的讲述,李东阳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卖肉的送鱼,这跟挂羊头卖狗肉有什么区别吗?

当下命官差带着贾林去找那个卖肉的,官差二话不说应下,李东阳背着手站在院中,浑身冒冷气,气氛诡异。

里正站在那儿缩着手,想问问李东阳的身份,来小王庄为了何事,又怕惹的李东阳不高兴,人家是贵公子,他身份太低不敢高攀。

院门口不时有漂亮的村姑走过,悄悄移到院中,移到李东阳的视线范围内,看的石头嘴角直抽抽。

就现在这气氛,居然还有人想勾搭世子,石头也是醉了。

突然李东阳脑海灵光一闪,问道“王三好,你的女儿呢?”

若是资料没有出错,锦依还有一个八岁的女儿,为何在现场没有看到呢?

王三好此时又恢复到默默流泪与自责中,对李东阳的问话只字不提,里正一看赶紧打圆场。

“公子,娇儿去了她姑姑那儿,已经派人去接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

哦,李东阳微微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里正半躬着身子候在旁边,眼神不时打量李东阳,嘴皮子一阵痒痒,很想问问李东阳来干嘛。

又等了一会,院门外一阵骚动,随后有哭声传来,一位三四十岁的妇人扯着一位小女孩哭着进来。

里正看到来人赶紧说道“公子,那位就是三好的女儿。”

清纯甜美小萝莉大秀白嫩胸姿

李东阳没有发话,而是仔细打量这位小女孩,她长的与锦依很像,一对眼睛比寻常人家的孩子要显得机灵,看到锦依的尸体顿时大哭起来。

“公子,小人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就在李东阳打量娇儿的时候,一位中年大叔靠近李东阳,小声说道。

李东阳眼珠子转转,很快想起此人是谁,当下把此人提进了屋间内,他要问话。

“锦依这段时间有没有与外人接触,有没有举止怪异之处?”

“回公子,刚刚我仔细想过,以前锦依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带着娇儿去县城买布,或许那布庄有问题吧。”

老兵王林低声回话,脸上闪过懊恼的神色,他一直没有发现锦依不正常,正到锦依突然死亡,公子赶来,王林这才发现锦依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布庄吗?李东阳的眼神闪了闪,让王林出去,随后把娇儿叫了进来,看到李东阳找娇儿问话,王三好一阵挣扎。

只是李东阳带来的护卫太吓人,就算是里正都不敢大小声,凭着王三好一个人反对那是没用滴。

娇儿进了屋内,李东阳二话不说直接催眠,问道“娇儿,你娘去县城都做了什么事情?”

催眠中的娇儿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她的声音这才缓缓响起。

“我娘带我进城会给我买好吃的,还会给我买漂亮的衣服。”

“是在布庄买的吗?”李东阳问道。

娇儿点点头,回道“是。”

“那你娘给你买了漂亮衣服后又做了什么事?”李东阳问道。

“娘会进入后院跟东家聊天。”娇儿回道。

“聊什么?”李东阳问道,脑海闪过疑问,锦依与东家有什么聊的?还有锦依如果有问题,她隐藏在小王庄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聊什么,娘不让我跟着。”娇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女孩还不知道自己成了母亲的道具,不知道她长大后会作何感想。

又问了一会,李东阳见娇儿知道的不多,便解开了催眠带着娇儿走出来,眼神看向王三好,有点同情这个老实汉子。

“里正,你帮我问问锦依平时都去了什么地方,与什么人接触,等回来后要看到结果。”李东阳看着半躬着身子的里正命令道。

“是,敢问公子锦依是谁?”里正问道。

李东阳指指地上的尸体,淡淡说道“她就是锦依。”

“是,老儿一定完成公子交待的任务。”

里正点头哈腰应下,李东阳出了院门翻身上马,看了一眼王林,说道“你,给我带路。”

“是。”王林应下,被护卫提到马上,二人共趁一匹战马,打马扬鞭奔着来阳县赶去。

王林此时一直抹汗,国公爷信任他,交给他一件大任务,没想到看了好多年,居然什么事情也没发现,严重失职啊,真的对不起国公爷赏下的银子啊。

李东阳不知道王林的想法,此时他只想找到那布店的东家,倒要看看他们在来阳县做什么,盘居这里十多年,不可能没有所求。

半路上,李东阳与赶来的县老爷打了一个对面,只是李东阳没有停下,县老爷却是叫停队伍,看着李东阳那队人马一脑门问号。

前来请县老爷的官差说道“老爷,就是他,他就是镇国公府的人,您看咱们是去小王庄,还是回城?”

这话问的县老爷很难回话啊,回城没有理由,去小王庄,公子爷都走了,他还去做什么?

李东阳不知道县老爷的为难,一路飞奔来到了县城南大街,王林指着胡氏布庄说道“世子,就是这儿。”

李东阳翻身下马,率先冲进了布庄,把里面的客人吓了一跳,掌柜看到进来的是位年轻公子哥,赶紧迎上来问道“公子,请问您想买点什么?”

李东阳提着掌柜进了内室,打个响指问道“你们东家呢?我要见他。”

“东家在后院。”掌柜往后一指,李东阳在掌柜身上一点,然后冲进后院,跟在李东阳身后的护卫个个如狼似虎,把店内的客人都赶出去了。

进了后院,李东阳一间间搜下去,并没有发现东家,倒是看到了一地凌乱,不用问肯定是那东家匆匆收拾了东西跑路了。

看到此景,气的李东阳咬牙,真是一步慢步步慢,看来这东家与锦依的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杨远,你立刻去县衙让县令发出公告抓拿布庄东家。”李东阳喝道。

“是。”杨远领命应下离去。

李东阳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房间里转悠起来,他们在这里盘居多年,不可能一点线索不留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