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官网

♂? ,,

有一点点惊讶,但却并不意外,如果是洛邱的话,似乎是真的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披着身上这件还带着一点暖意的外套的瞬间,张罄蕊忽然想起来了好久之前的一件事情。

某个放学的下雨天。

因为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家庭背景的关系,张罄蕊是坚持不让家里的人接送自己上学的,但是突如其来的一个下雨天却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苦恼。

似乎也像是这次一样,雨伞突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头上。

——拿去用吧。

洛邱的话一直很少,哪怕是班上只有他和自己,但张罄蕊还能够第一时间听出是他的声音……大概是因为沉默寡言,所以一旦开口的时候,总能够让人印象深刻吧。

她本能想要说不用,又或者想着洛邱把雨伞给了自己之后,是不是会十分英勇地说自己是男生,不怕这点小雨,然后就逞英雄地冒雨离开。

但不然……因为洛邱接着就从自己的书包中多拿出来了一柄雨伞,点了点头就打着雨伞离开,留下张罄蕊自己擎着雨伞傻傻地站地站在了屋檐之下。

这次也是一样。

外套是从洛邱身上的背包上拿出来的,并不是他身上脱下来的。

甜美少女图书馆写真浓浓书卷气息

张罄蕊忍不住笑了一下,小手轻轻地握着,轻轻地抵住了自己的嘴唇,就这样笑出了声来。

她也常常微笑,优雅大方,总是让人感觉那是仪态,那是优雅,让人心旷神怡,但不像是这样,好像是含苞待放的花蕊,让人印象难忘。

“怎么了。”

看着这一丝不同以往的笑容,洛邱好奇地问道。

张罄蕊只是摇摇头,眨了眨眼睛道:“没,只是想起了从前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回忆吗。”洛邱点了点头,“那总是很美好的东西。”

“哎呀,我也突然变得好冷啊,怎么办才好呢。”宋昊然此时笑眯眯地说了一句,“而且这大冷天的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一股寒意从背后冒出来了。”

背后?

张罄蕊看了一眼,发现宋樱就站在了宋昊然的背后。张罄蕊是一个玲珑剔透的人……至少认识她的人都这样的以为。

瞬间,她就想到了不少的事情。

但洛邱此时却道:“应该不会冷的,再冷点对也没什么影响。不过宋樱应该有需要的吧。”

说着,洛邱便又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了一件外套,直接问道:“可以先拿着,等有需要的时候在披上。我见的身子应该比张罄蕊要硬朗一些。”

一个是悉心栽培的大家闺秀,一个是精英教育出来并且受过训练的世家后辈,某些方面确实是有差距的。

“还真有啊……都习惯带这么多衣服出门吗?”宋昊然一脸惊讶地看着洛邱的背包,心中不禁大为感叹,想要抓弄一下他还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话说回来……谁有事没事就带着几件衣服出门啊,好像是因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早早做的准备一样。

“不用客气。”宋樱此时淡然说了一句,“我还是挺硬朗的。”

“有需要喊我。”洛邱也没有说太多,随手就把外套给叠好放回了背包当中。

其实出游已经有段一段时间了,此时已经隐约能够听到一些瀑布的声音,有着传说的哪个水潭应该距离不远了吧。

几人找到了一处荒废了的亭子给坐了起来。亭子应该是旧时候宋家寨的人修的,这亭子居然也有名字,叫做‘望龙亭’。

这时候洛邱又从背包取了几瓶水出来,分发给结伴的几人。

“总感觉小洛邱是很会照顾人的类型啊?”宋昊然笑了笑道。

“只是为了自己也方便些而已。”洛邱随口说道。

宋昊然哈哈一下,随后眼珠子一转,又开始说起了自己过往的探险故事——这些故事宋樱听得多了,此时无聊打了个哈欠,托着腮看着远处,不只是正想些什么。

倒是张罄蕊觉得新鲜,听着听着就有些着迷了。

洛邱想起了她曾经在大草原上说过的话,说希望能够自由自在一些,希望能够好好地去探险,成为一个探险家。

张罄蕊心驰神往的模样和她大家闺秀的形象有些不同,这样才是她原本的色彩吧。

宋昊然像是正午的阳光,热情的燃烧着。张罄蕊是皎洁的月华,宋樱其实还要丰富一些,像是星河。

黑白的世界中,仿佛因此而有了白天黑夜的变化……洛邱给自己的假期已经没有多少剩余的时间了。

真希望这样的时间能够长一些。

想着想着,眼前的人就消失不见了,似乎只是一个瞬间的事情……明明宋昊然的探险故事才说到了精彩的部分。

洛邱看了看亭子的四周,发现附近忽然涌出了一些水雾。水雾在空中蔓延开来,一些水汽开始扑面而来,是真实的触感。

而水雾渐渐变浓,最后四周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亭子的外边,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

一道长长的影子,像是水中的游鱼,在这浓雾中绕着亭子游动。

洛邱看了一眼亭子内那石桌上被喝过之后放置着的水瓶,露出了思考的神情。不一会儿,浓雾中忽然传来了一道长鸣的声音。

有些像是汽笛的声音,但略有不同,并且渐渐远去,但浓雾并没有散去。

“望……”洛邱移动着自己的目光,这是那游动在浓雾中的黑影最后不见了的方向。

于是洛邱忽然站起了身来,嘀咕道:“快乐的时间过得真快。”

他走入了浓雾当中。

……

……

山涧中有雾气是很正常的事情。

经常能够看见群山当中水雾环绕,宛如仙境般让人陶醉的美景——当然,如果置身在其中的话,那就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

“把的妖力放出来一些,我已经教过怎么强化自己的官感了……说了不是这样!吃这么多脑袋都不涨,都长什么地方去了?”

“对不起啦,龙姐姐。我会努力的!”

洛翩跹正在苦恼地运用着那股子不久之前醒来后暴涨的妖力,用来感知四周的道路——自从龙夕若说到了之后,她们就遭遇了浓雾,有些迷失了方向。

小女孩状态的龙夕若只有知识,除此之外没有半点的力量——当然,如果她愿意用龟千一的秘宝的话,倒是能够呼唤出来一具具有部分力量的分身,但是每次都要放血,所以如非必要的话,龙夕若不打算给自己放血。

“不过龙姐姐,这股雾气好像有些奇怪欸?”洛翩跹眨了眨,看着视线中有些模糊的龙夕若问道。

“嗯。”龙夕若此时点了点头,咬着手指间沉吟道:“自然变化不会这么快,今天也没有下雨,而且才刚过了正午没多长时间……恐怕是望的问题了。”

“说是那条化龙的灵脉做的?”

龙夕若正色道:“我说过,望是诞生的时候先天不足,灵智有些不健。虽然我总算是帮它度过了化龙,但是后遗症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所以后来为了让它能够补自身,我在这它的诞生地弄了一个封印,希望能够继续借助灵脉的力量,让望能够补一些诞生前的不足……它的封印可能松动了,这应该是望的力量带来的。”

“龙姐姐的封印也会松动吗?”在小蝶妖的眼中,龙夕若龙姐姐几乎是最厉害的了——毕竟这是她那过世的树妖爷爷从小就灌输给她的知识。

当然,后来小蝶妖知道了还有一个也很厉害的苏子君姐姐,然后,还有更更加厉害的老板——龙姐姐每次说到老板的时候都要炸毛。

龙夕若此时摇摇头,并不确定道:“这个不好说,这段时间神州十二龙脉都变得十分的奇怪。我前段时间曾经追查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就临时放弃了。现在……现在暂时没办法继续调查。至于我布置的封印,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不排除外力的关系,铁柱还能磨成针呢,水滴石穿的事情罢了,世上哪有不到的墙……”

大概是说到了不爽并且烦躁的地方,龙夕若这会儿掏出了烟来,习惯性地点上了一口。

可此时,她却忽然发现身边没有了人影——浓雾当中,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翩跹?翩跹?”

龙夕若皱着眉叫唤了两声,身边哪里还有那只小蝶妖的踪影?

“这个笨蛋……”

龙夕若暴躁地手上的香烟直接仍在了地上并且踩灭,匆匆地往浓雾的深处中走去——虽然看不见路,但是大致的方向还是能够感觉出来。

只不过龙夕若并没有跑出多少步,便是猛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不痛,但显然以自己现在的体形,根本无法撼动,龙夕若她只能够直接撞得向后倒去。

眼前是一道高大的黑影,与此同时,一种让龙夕若十分不安的感觉同时袭上心头。

这数日以来她都有这种不安在心中凌乱,而这个瞬间,这种不安直接提升到了最大值,让她浑身的汗毛都像是直接被静电吸引吧,根根竖起,而头皮也有一种发麻的感觉。

“小心。”

与此同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龙夕若感觉自己在快要倒下的瞬间,让然抓住了手臂,随后往前拉去。

她再一次撞向了这道浓雾中的身影。

当身体与身体接触的瞬间,那种持续上涨的不安的感觉,一下子让龙夕若发出了一道惊呼的声音。

无关乎意志,无关乎强弱,就像是看见了天敌般,她打从心底中抗拒并且排斥着。

“没什么事情吧?”

龙夕若这一刻突然有种想要捂住耳朵的冲动——因为她已经认出来了这把声音的主人是谁:那个造成她现在这幅模样的始作俑者。

俱乐部的老板……一个就连只要只要立足在神州大地上就能不败的真龙也无法对抗的男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怎么会在这里!”

心中的想法与本能的说话几乎同一瞬间出现,龙夕若飞快地挣脱开对方的手掌,略微地后退了两步,同时二话不说就把龟千一的秘宝取出,做最坏的打算——当然,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会主动对人出手。

“说起来,我也很意外龙小姐也会在这里呢。”

人影的四周忽然出现了一道卷着的清风,那些水雾便被气流卷动着,最后在二人的身边空出来了一片视线恢复正常的小小空间。

洛邱确实有些意外会在这里看见龙夕若,于是好奇问道:“我刚见好像有点着急的样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没有任何事情。”龙夕若果断地否定着,并且相当坚决地道:“也没有任何的需要,更加不需要任何的服务和帮助,我很好,谢谢。”

洛邱怔了怔,随后轻笑了一声,“我这几天放假,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生意做的,所以就算是帮一点小忙,也不会有什么附带的要求,请放心。”

放假?

老板还能够放假?

这个问题在龙夕若的脑中只是停留了三秒,她就直接得出了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陷阱的想法——不对,这恐怕就是一个陷阱!

这个家伙是看上了自己一身的真龙精血了,非要把自己榨干不可!

“哪也不需要帮忙。”龙夕若悄悄地调整着呼吸,但却觉得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绝对非比寻常,于是皱着眉头道:“不过倒是……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来到这种山旮旯的地方来游山玩水吗?”

“有一点。”洛邱笑了笑道:“起初出行的动机确实是游山玩水的。”

鬼才相信!

龙夕若想要尽快摆脱这个男人,总感觉多逗留一会儿,自己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血气就要不保了!

“不过中途碰到了一些事情。”

然而就在龙夕若想得太多的同时,洛邱很是直接地道:“附近应该是因为某种力量紊乱的关系变得有些古怪。这应该是‘望’的力量吧?感觉和我们城市之前的那条灵脉的力量十分相似,但也有一些不同。嗯……龙小姐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吗?”

“哦?”龙夕若颇有些意外道:“也有不知道的东西?”

“当然。”洛邱理所当然道:“毕竟我也没有龙小姐年长,见识上自然有所欠缺。”

主要是因为,如果能够问出答案而不用自己买情报的话,洛邱是很乐意好学多问的。

但龙夕若此时却皱了皱眉头,沉默不语。

丫的才年长啊混蛋!!

我今年还不到两千岁啊!!

¥¥¥¥¥

PS:今晚……肝,酱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