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麻豆传媒

沐沐听见苏简安的声音,兴奋地蹦过来:“芸芸姐姐,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现在还早。”萧芸芸耐心地和沐沐解释,“吃完中午饭,周奶奶会下来买菜。等周奶奶买完菜,我们和周奶奶一起回去!”

沐沐的目光暗了一下,扁着嘴巴妥协:“好吧,那我再等等等等……”

萧芸芸没有忽略小家伙的失望,捏了捏他的脸:“你希望现在就回去吗?”

“……”沐沐眨巴眨巴眼睛,眸底还残留着对回去的期待,根本无法否认萧芸芸话。

萧芸芸觉得好玩,端详着小家伙,明知故问:“小沐沐,你想谁了?佑宁阿姨吗?”

耿直boy沐沐上当,摇头否认道:“不是!”

“哦——”萧芸芸拖长尾音,肯定地说,“那你一定是想小宝宝了。”

沐沐没想到心事就这样被猜中,双手捂住脸,不让萧芸芸看见他的害羞,视线却透过指缝看着萧芸芸,古灵精怪地笑起来。

萧芸芸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别急,吃完中午饭休息一会儿,我就带你回去。”

沐沐看了沈越川一眼:“越川叔叔会和我们一起吗?”

萧芸芸不答,故意问:“你希望越川叔叔和我们一起吗?”

在树上悠闲自在的白裙红唇美女

沐沐想了想,果断摇头:“不希望!”

沈越川眯起眼睛——小鬼居然想甩掉他独占萧芸芸?

小鬼不知道吧,他有一万种方法让小鬼——缠着他跟他一起回去。

萧芸芸示意沈越川淡定,耐心地问沐沐:“你为什么不希望越川叔叔和我们一起呢?”

沐沐一脸纠结,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切换成英文模式,噼里啪啦解释道:“佑宁阿姨说过,生病的人应该待在医院,不能乱跑。你还记得吗,越川叔叔上次乱跑,然后他‘扑通——’晕倒了。”

他说的,是上次沈越川在山顶晕倒的事情。

萧芸芸被小家伙的形容逗笑了,说:“所以,你是为了越川叔叔好?”

沐沐撇了一下小嘴巴,一副“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是这样”的样子。

萧芸芸看了看沐沐,又看了看沈越川,得出一个结论:“你们都一样别扭。”

一样别扭的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大的打开电脑看文件,小的拉着萧芸芸:“姐姐,我们继续玩游戏啊。”

“好啊!”

萧芸芸和沐沐坐到地毯上,继续刚才未完的厮杀。

转眼,时间到中午,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唐玉兰给沈越川打来电话,说:“越川,今天中午我不给你送饭了。我和唐太太她们打牌呢,你叫酒店给你送?”

前段时间,有人告诉苏韵锦,瑞士有一个特别好的脑科医生,苏韵锦二话不说拿着沈越川的病历去了瑞士。

再加上苏简安住在山顶不便,唐玉兰就负责起了给沈越川送饭的重任。

不过唐玉兰是忠实的麻将爱好者,沈越川完可以理解唐玉兰因为打麻将而忽略他,笑了笑:“不用那么麻烦,我去医院餐厅吃就行。”

“哎,你喜欢哪儿就去哪儿,下午阿姨再给你送晚饭。”唐玉兰的声音伴随着麻将声,“现在——阿姨先打麻将了啊。”

“好。”

沈越川挂了电话,收走萧芸芸和沐沐的ipad:“下去吃饭了。”

萧芸芸正好饿了,拉着沐沐起来:“走,我们去吃好吃的。”

沐沐很听话,一路蹦蹦跳跳地跟着萧芸芸,三个人很快就到餐厅。

医院餐厅是按照星级标准设计开设的,哪怕从最不起眼的角落看,也不像是一家医院餐厅。

这里和同等星级餐厅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食物极度追求天然和健康这一点了。

服务员送上菜单,沈越川直接递给许佑宁和沐沐。

沐沐眨巴眨巴眼睛:“叔叔,你不要点菜吗?”

沈越川说:“交给你啊,你想点什么都可以。”这是他能给沐沐的,最大程度的善待了。

再多的话,他怕自己以后会对这个小鬼心软。

沐沐“哦”了声,点了两个菜就把菜单推给萧芸芸:“芸芸姐姐,你来。”

“你怎么不点了?”萧芸芸疑惑,“没有其他喜欢的菜了?”

沐沐双手托着下巴:“我害怕点到你们不喜欢吃的菜,我一个人吃不完……”

萧芸芸对沐沐的好感又多了几分,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点了几个她和沈越川喜欢的菜,又加了一个沐沐喜欢的菜。

这顿饭,三个人吃得还算欢乐。

这时,山顶上,正是苏简安和许佑宁几个人最忙的时候。

她们要按照商量好的,把房子布置得有过生日的气氛。

许佑宁和洛小夕是孕妇,苏简安不敢让她们做什么事,让陆薄言给她派了几个人手。

陆薄言叫来的都是会所的工作人员,年轻强壮,干起活来靠谱又利落。

于是,苏简安负责指挥,许佑宁和洛小夕负责最轻松,只最后的检查和确认。

一帮人忙活了一个下午,原本奢华优雅的小别墅,一点一点变成了一个充满童趣的世界,装点满沐沐喜欢的动漫和游戏元素。

布置到最后阶段,会所的工作人员说:“陆太太,剩下的我们自己来,你们去休息吧。”

洛小夕看了看时间,提醒苏简安:“,我们该回去准备蛋糕了,再晚会来不及。”

苏简安跟会所的工作人员说了声辛苦,和许佑宁洛小夕回自己的别墅。

西遇和相宜还没出生的时候,苏简安喜欢在厨房捣鼓,做个小蛋糕或者曲奇饼干什么的,出品碾压外面的蛋糕店。

两个小家伙出生后,她忙得忘了自己还有烘焙这项技能。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的熟练度。

小别墅的厨房内——

苏简安拿出烘焙工具,戴上围裙把手洗干净,开始做蛋糕。

她的动作很快,没多久蛋糕就出炉了。

洛小夕看着“素面朝天”的蛋糕,蠢蠢欲动:“简安,我想试试裱花,也算我为这个蛋糕出一份力了吧。”

“可以啊。”苏简安把裱花工具拿出来,说,“你先去洗个手。”

洛小夕洗完手回来,接过裱花工具,意外地“啧”了声:“简安,没想到你对我这么有信心,其实我自己都不太……”

“你……想多了。”苏简安说,“我只是觉得,不管你弄得多糟糕,我都可以补救。”

“……”洛小夕气得想把蛋糕吃了。

苏简安笑了笑:“我教你,我们合作,成品应该……不会太糟糕。”

许佑宁在一旁看着,突然想起什么,说:“小夕,你现在可以问简安了。”

早上,洛小夕说了一句话,在女人眼里,最完美的永远是别人家的老公。

许佑宁觉得,苏简安不一定这么想,于是,她把这个问题抛给苏简安,问:“你怎么看?”

苏简安抿了抿唇,答案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老公最好!”俨然是头号迷妹的表情。

洛小夕这才记起来,苏简安十岁就开始花痴陆薄言,在她眼里,世界上哪里还有人好得过陆薄言啊!

洛小夕选择转移话题:“哎,这个裱花,到底该怎么操作?”

苏简安问许佑宁:“你要不要也出一份力?”

“好啊。”

许佑宁无事可做,干脆凑个热闹。

苏简安把备用的围裙拿出来给许佑宁穿上,指导洛小夕和许佑宁裱花。

三个人忙了几个小时,苏简安几次补救,蛋糕终于做好。

苏简安脱掉围裙,把蛋糕放进冰箱里,说:“不知道周姨饭菜准备得怎么样了。”

“我回去看看。”

许佑宁来不及洗手就回隔壁别墅,会所的工作人员看见她,客客气气的说:“许小姐,都弄好了,你看一下?”

“不用看,我相信你们,辛苦了。”许佑宁朝着厨房张望了一下,没发现周姨的身影,接着问,“你们有没有看见周姨回来?”

“周姨?”工作人员摇头,“没有。”

许佑宁粗略算了一下时间,距离周姨离开山顶已经四五个小时,周姨就是要把半个菜市场搬回来,也该回来了。

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状况?

许佑宁摸了摸口袋,这才记起手机放在苏简安家了,又跑过去,拿起手机就拨通周姨的电话。

无人接听。

周姨从来不会不接电话。

许佑宁有些慌了,拿着手机跑进厨房:“简安,司爵他们在哪里?”

“司爵和薄言在会所谈事情。”苏简安察觉到许佑宁不对劲,不由得问,“怎么了?”

“周姨还没回来,也不接电话。”许佑宁的心脏不安地砰砰直跳,“我怕周姨出事了……”

“先别慌。”苏简安擦干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给芸芸打个电话,也许她和周姨正在回来的路上呢。”

苏简安刚想拨号,手机就响起来,来电显示——芸芸。

她意外了一下,心跳突然间也有些加速,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底蔓延开……

如果芸芸和周姨正在回来的路上,芸芸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芸芸和周姨还没回来……

苏简安阻止自己想下去——

她宁愿是萧芸芸在路上无聊,所以骚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