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快手

“听说啊,就是被前几天钓鱼执法的外来人,直接杀到大本营,把杰克帮连窝端了!”

周围的商家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杰克的实力也不弱啊,居然让对方一个人给团灭了?”

“你们在聊杰克帮的事情,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林克眼睁睁地看着穿着汗衫,踩着人字拖的大爷,一手提着小马扎、一手扇着自己的小蒲扇,挤进了聊天话题。

林克瞪大眼睛,目瞪口呆。

这老大爷不就是在地铁站大摆龙门阵,笃定林克就是废土帮地下试验室改造人的那位么?

“这事儿啊,还得从两天前地下黑市门口死的打手说起……”

“第二天晚上,门口埋伏的打手再次被光速解决,杰克震怒之下安排人贫民区展开搜索,终于在一间小旅店找到了杰克帮鬼火轿车。旅店大战那是精彩万分,过江龙一杆霰弹枪,一把手枪,杀个三进三出,十名杰克帮打手当场丧命……”

“接下来少年忍无可忍,干脆咬牙跺脚,直接杀去了杰克帮……”

“这一战相当精彩,杰克拳法精妙,但是敢独身一人夜挑杰克帮的过江龙,那也是胆识惊人。两人一记对拳,各退三尺方才止住身形……直到最后,过江龙咬牙用尽最后的力气,一拳震碎了杰克的心脏。杰克帮老大,就此断了气!其余众人都被过江龙的气魄震慑,最后部选择了归顺。”

周围鸦雀无声,里外几圈人都在听老大爷滔滔不绝。

故事讲完,老大爷坐在小马扎上,得意地扇着扇子,感受着身边惊叹敬畏的目光,倍儿爽。

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

“唉不对啊,老大爷你又没现场看,怎么连细节都知道的这么清楚,有问题吧?”

老大爷昂首挺胸,颇为自得:“不好意思,老头子我当时就在现场!”

林克强忍着笑意看老大爷装逼。

就在这时,人群外突然传来一道轻佻的声音:“操,老子咋不知道当时杰克帮还有个外人呢?”

人群逐渐让开一条道,一身艳红色西服的肖尔,带着打手走进了人群。

刚才还吹牛逼的老大爷看到肖尔后,脸上灿烂的表情顿时就像是被冰冻了一样。

谁不知道一身骚红西装口吐芬芳的就是杰克帮的老二肖尔。

现在吹牛逼被正主逮了个正着,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林克见状眉头微蹙,没想到吃瓜竟然遇到肖尔了,立刻和阿福转身离开。

可是两人刚转过身子,肖尔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背后飘来。

“唷,林克老大你也在这里呀?”

林克停下脚步,最不希望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林克转过身子,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听老三说,你一大早就出去了,原来是在地下黑市啊!”

一旁的老大爷原本以为自己要遭殃,结果听到肖尔后面的话顿时愣住了。

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

虽然两人的对话‘兄友弟恭’,但是言语间却透着一股火药味。

有戏看了!

而老大爷更是惊呆了,盯着林克仔细打量。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俊才飞扬的年轻人就是他口中胜过杰克一筹的新老大林克。

气度魅力实力均是上上之选,人中龙凤呀!

“你杀害杰克,还要强迫我们以你为尊!今天我就要为杰克老大报仇!”肖尔一开口就拉上了‘为杰克报仇’的大义之旗。纵使他平时多嚣张跋扈,现在这句话一出口也占着大义。

林克早就想到了这一幕,只是没想到会在地下黑市里发生。

周围凑热闹的商家,此刻已经散开。

唯独只有老大爷,此刻手脚不自觉的抽搐,嘴里不停劝诫:“有话好好说,你们可别在这儿动手。地下黑市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

“昨晚你满脸堆笑求着我饶你一条狗命的时候,可没这么足的底气。”

“怎么着?今天和白鹤堂的人牵线搭桥,底气回来了?”

林克波澜不惊,既然已经翻脸,那就不用避讳了。

周围的人听到白鹤堂的名字,又齐齐后退了几步。

同时伴随着一阵窃窃私语。

“哎哟,这下肖老二搭上白鹤堂,看来这新来的林克位子坐不住咯!”

“不是说白鹤堂不管小帮派之间的斗争嘛,这下怎么插手了?”

“有传言,杰克搭上了白鹤堂的线,要成为鹤老座下十三太保之一。结果还没官宣杰克就被干掉了,那鹤老肯定不高兴呀!但是话已经放出去了,所以只能让小辈出来解决了。”

“那这么说,白鹤堂十三太保出手,这林克岂不是十死无生?”

“那是自然,这十三太保个个都是杀神一般的人物,都是在贫民区真刀真枪干出来的主儿,被鹤老欣赏收入门下。林克虽然干掉了杰克,但是对付十三太保,怕是没有一丁点胜算。”

“啧啧啧,本来还想看过江龙翻云覆雨,现在看来没戏了。”

吃瓜群众小声嘀咕着,都已经对林克判了死刑。

谈论的声音虽然小,但是在这种气氛下,却也清晰入耳。

阿福听到周围人说的话,有些慌张。

但是看老大正在和叛徒对峙,也不好开口落了气势。

肖尔在听到林克轻描淡写说出白鹤堂的时候,脸上放肆的表情顿时僵住。

但是这种震惊也仅仅持续了几秒,旋即肖尔又扬起一抹笑容:“知道了又怎样,我和白鹤堂已经谈好了,十三太保出马,就算你有十条命也得给我死!”

“噢?你似乎忘了昨晚的歃血酒,背誓盟?”

“我呸!什么狗屁歃血酒背誓盟,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这玩意儿?”

肖尔指着林克道:“我就摆明了告诉你,昨天假意顺从不过是我的权宜之计!本来打算回到杰克帮再伏击你的,但是现在你活不到回去了。”

“要怪就怪你的仆人太蠢,竟然开口喊了我的名字,我这才发现原来你在白金酒店。”

肖尔脸上恢复了倨傲,现在林克已经插翅难逃。

阿福的脸色刷的惨白,嘴唇在哆嗦。

他本以为肖尔已经归顺老大了,没想到这家伙两面三刀是个小人,也没想到这家伙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但是佯装没听到。

林克镇定自若,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所以你觉得叫上一个胡寅,就稳操胜券了?”

肖尔表情再次一僵,内心顿时漏了一拍,想不通林克是怎么知道他和胡寅的事情。

片刻,肖尔恍然大悟。

肯定是林克看见他和胡寅一起进入白金酒店。

“放弃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你的这些小把戏都没用。”

肖尔双手插胸绕着林克转了一圈,讥笑道:“你有本事就一辈子躲在地下黑市别出去!或许……你这次来地下黑市,就没想着出去吧?”

“说完了吗?”林克脸上依旧没什么变化,只是挂着淡淡笑容,不为所动。

“你!!!”肖尔气得哑口无言。

昨天自己在林克面前低三下四,像极了哈巴狗。

今天想趁着这个机会找回场子,让这个家伙在死之前难堪,却不想林克完不为所动。

“阿福,我们走。”

林克招呼阿福离开。

肖尔看着林克挺拔的身姿离开,随后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寅哥,我在地下黑市发现林克和他的仆人了,只有他俩!这是我们出手的好机会,还有林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身体恢复正常了。”

“就算他变成啥也翻不出花来。你和我一道,在地下黑市外面给他一个惊喜。”

肖尔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微笑,他似乎已经看见杰克帮老大的位置正在朝他招手。

“走,随我一道和白鹤堂会合!”

肖尔说着带着手下离开。

围观的吃瓜群众互相交换眼神,所有人都认为林克这一波,死定了!

“老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阿福紧张地说道。

他万万没想到现在会是这种局面。

“不慌,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林克确实不怎么担心,虽然肖尔口口声声说的是十三太保围攻,但实际上应该只有胡寅一人,否则肖尔也不会急切地宣布‘效忠’和贿赂。

这样的话,真正要对付的也不过只有胡寅一人,其他都不过是杂鱼而已。

“阿福,待会儿你就在地下黑市待着不要出去,等我结束后回来找你。”

“可是老大,你……”

林克抬手打断了阿福的话:“你在我反而不好发挥,你就留在地下黑市,在这里没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那老大一定小心!”

林克并没有着急出去,而是径直前往‘戴夫手表店’。

“戴夫,有没有兴趣做一单生意……关于初级芯片的?”

戴夫猛地抬起头,瞪大眼睛,愣了片刻道:“乐意之至。”

“不过我们需要找个僻静安的地方谈生意……”

一个小时后,林克来到地下黑市的电梯口。

“小宝,该你出马了!”

寻宝鼠从林克的口袋跳出来,乖乖进入了老旧电梯。

林克对寻宝鼠使用了‘野兽之眼’,随着电梯嘎吱嘎吱升起,到达顶端打开。

寻宝鼠立起身子看了一眼,又伸出鼻子嗅了嗅,一股浓郁的血气涌入鼻腔,还嗅到了很多人的气味。

小宝小心翼翼地爬到电梯外面,探出小脑袋。

紧接着林克倒吸一口凉气,看到了出人意料的一幕。

只见小巷的地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而且这些尸体的袖标都绣着一只白鹤。

都是白鹤堂的人!

可是现在,都死了……